大王你听我说

【ALL黑】致毕业的告白

人物:黄黑
背景:高中毕业
其他:给干干的黄黑

(一)
    偌大的礼堂坐满了老师和学生,这是他们的毕业典礼。女孩儿们换下校服,打扮好穿上和服,男孩儿们一身西装褪去少年的稚嫩。
    每位同学都被喊上主席台,唱起毕业歌,校长最后颁发毕业证。
    高中时期就这样过了。


    此时是四月初,满校园纷纷扬扬飘落的都是樱花,道路两边的樱花树更是彼此努力触碰着对方的花枝,人站在下面抬头,也要透过那交错的花枝才能看到泛着微蓝的天空。
    真是不错的季节呢,却也是他们毕业的时候。
    黄濑凉太就是在努力看天空的一个人。
    今天天空的颜色真的好像那个人啊 ——突然就是有这样的念头冒出来。
    忍不住就开了手里的照相机对着天空拍了一张。
    隐约在粉白花簇边不甚惹眼的蓝色,还有零星点缀着的几小团抽成长丝状的云。
    真想时间就这样停滞下来。
    想起过了今天大家就都毕业即将分离,黄濑凉太还是有些寂寞。
    那,他跟那个人,是不是也会离得更远了?

(二)
    最初相见时还是初中,黄濑凉太在篮球部的入队指导是黑子哲也。
    存在感淡薄连面部表情都欠奉的家伙呢,黄濑凉太想,身高不高,看起来就不大适合打篮球。
    后来渐渐被黑子哲也吸引了视线。
    怎么说呢,黄濑凉太还记得那时红发的队长说了一句话:“就像宝藏,只要你发现了,就不会也不愿他再从视线中丢失。”
    黑子哲也就是那个宝藏,黄濑凉太认可了他,也尊敬他。
    最开始双方的示好都带着笨拙。
    年少时懂得再多,有时也会无意识的做出伤害对方的举动,但那时的他们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就像路边盛开的小花,喊不出名字,即使被践踏也会无数次的再度绽开笑颜。
    之后他们关系才一步步好了起来。
    现在他们好像一切都心灵相通,撇开不愉快,说笑,打球,聚餐,旅游……彼此说着多到数不清的想做的事和想实现的事。
    直到如今黄濑凉太发觉自己对黑子哲也那名为“喜欢”的感情。
    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他们也都还是很可爱的年纪呢。

    黄濑凉太把视线从手里的照片上移开,发散的思绪却还是无法回归。

(三)
    升高后的那一年他们的篮球比赛最为激烈,赢了多少输了多少黄濑凉太此时竟也回想不起来。
    总之,是很愉快的经历。
    那是黑子哲也让他明白的,教科书和别人也教不了自己的 —— 在球场上忘我热血的打球。
    而一晃三年就过去了。
    从今天开始就要说再见了吧,不同的大学,甚至是不同国度。
    对了,小黑子也有谈起过呢,他也许会和因为工作调度到美国的父母一起离开。
    “什么啊这是,莫名怅然若失的情绪…明明小黑子还没有走。”小声嘟囔着,黄濑凉太把这些杂念头爽快的抛抛掉。
    他可不能再想这些,今天他可是有正事的。
    对的,黄濑凉太在这里约了黑子哲也,他做了一个决定。

    黄濑凉太要跟他的小黑子首先说声感谢,在很多很多事情上。
    其次,要说再见。曾经的一切,那些互相笑着的日子,他一定会紧扣于心。
    最后,黄濑凉太要跟黑子哲也告白。

(四)
    黑子哲也并不像黄濑凉太来的这么早,他到的时候黄濑凉太也笑着迎了上来。
    “祝贺毕业小黑子~”
    “也祝贺黄濑君。”
    昔日存在感淡薄的少年如今依旧不显眼,却是带着实实在在愉悦的笑意。
    并肩走着,聊着最近发生的事,不时有树上柔软的花瓣掉在发顶肩头。
    黄濑凉太站定,他今天用两个蓝色的夹子把耳朵边的头发夹起来,露出眼睛,神色异常认真的看向黑子哲也,“……”
    等,等一下……牙、牙白太紧张!!!!
    为啥还会这么紧张啊啊啊明明昨晚已经找姐姐练习了那么久!!!!
    “黄濑君?”黑子哲也不解看着人渐渐有冷汗冒出来,边说,“其实我有事想跟你说,但是你……很热吗?”
    “不是的,”黄濑凉太平复下心情,说出来了,“…小黑子,我喜欢你。是情侣的那种喜欢。”
    黑子哲也有些意外,没有说拒绝,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笑意,他说:“其实我要说的事跟你差不多,只是没想到黄濑君你会先说出来呢。”
    黑子哲也不是会扭捏的人,黄濑凉太突然笑得异常灿烂,金发在蓝天粉花下显得很是晃眼。
    “我也喜欢你,凉太。”

(五)
尾声:
请让我说无数次谢谢
请让我只在今天说再见
高兴的是想着明天
寂寞的是想着昨天
一边微笑着
唱着那样的歌今天就是分别
一定有着连等泪水干了的闲暇都没有的时候
在等着我们
定再相会
那么出发吧

                      ——来自歌曲《 卒業の唄 ~アリガトウは何度も言わせて~ 》


以上,致毕业的告白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