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ALL黑】我是主人的xx

清理手机
·隐all黑,主火黑向
·全文旁观视角,其实我也不造在写什么,大概是想表示我有点恋物癖

正文:

(一)

【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的天气也一如既往的好呢,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麻袋,桥豆麻袋!!
你是什么人?
怎么能不通过在下就出现在主人的房间里,妈撒卡,小偷吗?!
你问在下是谁?在下是主人卧室的门——请不要转移话题,还有,小偷先生请不要抓着在下的门把手。
 (o´_`o)ハァ再不放手在下可就喊“非礼”了啊!
诶,你说你不是小偷?那你是谁啊。
什么…来采访的,采访关于我家主人的事准备写篇报道?
我家主人同意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采访吧。


(二)

我的主人叫黑子哲也,我很爱他。

我是主人的一只钢笔,笔壳有点掉色,待在这个家已经有三四年了。
我的主人国语很好,字写的也很漂亮。
我的主人每天都会写日记,是个有好习惯的孩子呢。
我的主人最近有点不对劲,他喜欢上了那个叫“篮球”的新小伙伴。
渐渐他软软的手上有了薄茧,但他写的字依旧漂亮,手心温度里带着运动后的湿热。
不过新的小伙伴既然能让他开心,那么我也开心。

ps:其实我很看不惯放在我旁边的那只顶着金鱼草笔头的周边水笔,先生您能帮我把他挪开么。
当然,能阻止它发出那种愚蠢的声音就更感激不尽了。


(三)

∑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


(四)

谁能翻译一下它又在说什么了。
等等我矫正一下重点。
谁都可以快来阻止那只永远都有黑眼圈的红尾巴蠢鱼!!!
……哦凑钢笔君请不要使劲戳我,没有主人在你总是找不到正确位置 —— 那里是我的肚皮请住手、不、请住嘴!
等等有客人,我恢复一下画风。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主人的日记本。
我的主人是黑子哲也,如您所见,我很爱他。
我的主人喜欢跟我述说他每天的心事。
我的主人把他的痕迹遍布我的身体(并不)。
我的主人也曾在我身体的某处留下口里的津液(这是在采访请清醒一点)。
我才不会透露那天其实是主人趴桌上睡着了,然后流口水(…)。
我的主人最近有点不对劲,房间多了个新伙伴叫“篮球”,而且主人在日记里多次写到“赤司君”“绿间君”“青峰君”“紫原君”这些人名(好像忘了一个)。
我的主人开始打篮球而且交了很多朋友,字里行间都充满着喜悦。
我很感谢那些让主人感到开心的人,真的,我以钢笔君的铁嘴发誓(…)。
但后来主人似乎跟他的朋友起矛盾了。
我的主人不再多写关于篮球的事,我不能主动触碰到主人,所以只能努力倾听。
希望主人能早日跟朋友和解。

ps:用完我请把我合上,放回原处,谢谢。
暴露在外没有主人的爱抚,还要听到那只蠢鱼的嚎叫简直心累。


(五)

(● ´Д` ● ) 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


(六)

【我又来了呢,今天也麻烦各位了。】

今天是我?那就麻烦先生了。
您好,我是主人的篮球。
是的,就是钢笔君和笔记本君口里的篮球。
我的主人是黑子哲也,我以我圆滑且弧度良好的身材发誓,我爱他。

被买回来,初次触碰到他的手掌。
空旷的球场,只有他一个人的喘息声,球鞋跟地面摩擦,宽松的衣服吸收了汗水显得沉重,跑动时发尾总甩出水滴。
我在他手上转动,身体上满是他手心的汗渍。
随着他的动作我毫不犹豫撞击地面,跟着他奔跑向前,最后从他手中被抛出。
无法投进去,于是撞上球框又反弹摔下来。

我的主人并没有打球的天赋,这个我知道的。
我的主人从来都是最认真训练的,这个我也知道的。
我的主人离开他中学的篮球部,这个我只能眼睁睁看着。

退部之后他就不再碰我了,他还是把我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却连一个触摸都不给我。
我想我的主人是不是讨厌我了。
因为主人他转而成天抱着那个叫“轻小说”的妹子。

我的主人最后在高中还是选了篮球部,我很高兴。
再次得以跟着我的主人出门时,我认识了那个分叉眉男生。
不同于我的主人中学时的队友,分叉眉君在打篮球上更得主人的喜欢。
与此同时,主人的篮球技术也在不断的提升。

唯一让我困扰的是这个 ——
每次出去都能看见分叉眉君跟主人勾肩搭背,有时分叉眉君还会很亲昵的跟主人靠在一起。
莫不是主人跟分叉眉君谈恋爱了?
日记本君说过,谈恋爱就是两个人老腻歪在一起(…)。
至少我从没看见除了主人中学的队友,还有哪个外人跟他这么亲近过。

以上。

ps:其实我对于分叉眉君有一点意见。
能不能别老隔着我抱主人?
我是个正直的球,真的一点都不爱当电灯泡。


(七)

篮球亲你还是那么无趣,以及,我劝你别老跟日记本混一起,我都不知道亲你竟然有日记本那么话唠。
—— ∑什么啊…我还以为看见阿飘了,原来先生你还没走?
嘛,要采访我?
也不是不可以。

我是主人的穿衣镜,虽然到这个家的时间不久,但因为年长,大家都是喊我“镜尼”的。
我的主人是黑子哲也,托前主人的福,我一直都很喜欢他。

撒,亲你要问什么?
主人身材怎么样?
真是痴汉的问题,身为一个叔叔级别的男人,亲你竟然问这样一个问题。
套用金鱼笔亲的话来说,我真是“长姿势”了。
不过,亲你还是比不上我前主人痴汉。

什么,亲你问我怎么能听懂金鱼笔亲的“喔呀啊”?
因为智商,不像某些只有墨水没有大脑的本子。
(别拦着我我要跟他拼了!!!)
( ╰(*´︶`*)╯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喔呀啊~ )

话题扯远了。
我的主人身材很好,我在前主人那里就看见过了。
我的主人虽然没有太明显的肌肉,但是整体来看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什么,亲你说打篮球的男人没肌肉就没看点?
亲你的重点呢?被那个没大脑的日记本吃了吗。
(哦凑不要拦我真的不要拦我我要跟他决一死战!!!)

我的主人要是有大片的肌肉,皮肤黝黑,留着寸板头,属性还呆萌爱喝香草奶昔 ——
这是谁啊亲?!想象无能好吗。
再说了,我和我的前主人就是喜欢软软的黑子主人。
虽然我的前主人一遇见黑子主人就忍不住犯蠢还痴汉,但是依旧要感谢他当初摔碎了黑子主人的老镜子呢。
不然我也不可能来到黑子主人家。

亲你问我一直说的前主人是谁?
哦他就是主人初中的队友黄战士啊。

【那镜君,你觉得幸福吗?】
镜尼: (・  ∀  ・)你觉得每天都能看见主人的果体撸,我会不星湖吗?


(八)

【打扰了。】

抱歉,我刚才正在跟朋友说话,所以没注意到你来了。
不过说起来,这次来的真晚呢先生,不过主人今晚也还没回来就是了。

……为啥主人今天这么晚还没在家?
谁知道——主人在今天晚饭后就出去了,可按理来说,这个时间点也应该回来了才对。
你猜是分叉眉君约主人打球去了?
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刚打败秀德,他们诚凛晋级全国大赛预赛的决胜联赛,那么,接下来的比赛就该是对上桐皇。
桐皇的话,应该是桃井桑和前任光君在那里……

话说,我身上有脏东西吗为啥一直看着我?
先生你有话就直问吧。
……为啥我会知道这些?
啊,那是因为之前主人把一份赛程表落了在衣柜里,我又没事做,就干脆拿来看了。
再依主人比赛后的心情来看,之前的比赛他们应该都是顺利得胜了。

先生你露出那副表情是要干嘛?
虽然我已经很久不出衣柜了,但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分析出的。

什么,你还有想问的……我是谁?
诶我没说吗——抱歉我最近似乎经常忘事。

初次见面,说了这么久我还一直没自我介绍真是失礼了。

我是主人的队服,不过如您所见我身上的字和数字“15”——我只是主人中学帝光时期的队服。


(九)

下个是我?
你好,我是主人如今诚凛的队服,看我身上的数字,叫我“11”就好了。
……干嘛,先生你这么看着我是要几个意思。
15那么消沉又不是我的错。

要我说,15已经是主人的过去时了,无论怎样主人也不会再次去穿上他。
而15就像衣柜里那些小了的衣服,衣服大了还可以将就,小了就注定不再适合。
再比如15跟我提起的主人的前任光,在我看来,主人还是更适合分叉眉君。

哈?你说我刚才讲15的话太直白了?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我语死早,从来说话就这么直接。
要不我委婉一点?
咳咳,15,主人最近经常跟分叉眉君夜不归宿,有了新人就搁置旧爱,你有没有感到非常的空虚寂寞冷?
(11,今天不要跟我睡一起了。)
……

咳,话题扯远了。
不过为了15,请问先生我能举报主人的新欢(并不)分叉眉君吗?
他不仅在球场上压在主人身上扣篮,还私下用香草奶昔和其他食物勾搭我的主人。

分叉眉君在打球时勾肩搭背就算了,实际上,打完球了,场下还有海常的队服经常来跟我近距离接触。
而且因为主人时常跟他们打球,最近家里衣柜时常会有其他队服来“做客”。
借宿时,那些队服的主人有没有霸占我主人的床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们在衣柜里严重影响了我和15的幸·福·生·活。

PS:临走时请随手带上衣柜门,谢谢。


(十)

【……嘛素材有这些就足够了,真是非常感谢各位的配合。】

日记本:((´∀`*))先生不必客气,毕竟关爱主人,物物有责嘛。
钢笔:……我以为一直是主人在“关爱”你的说。
日记本:呀哒~钢笔君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真相嘛(羞射)。
金鱼草笔:喔呀啊/
镜尼:金鱼笔亲说本子你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金鱼草笔:……∑喔呀啊?!
日记本:要是能说出那种话,我就不会喊它蠢鱼了啊,镜君你敢不敢不乱翻译!

【哈哈其实我觉得黑子君真的很爱惜你们每一个,听说他对你们都用敬称呢。】

11:我倒觉得15有我的“爱”就够了。
15:我能感觉到主人依旧爱我。
11:……能哭吗。
日记本: イエ───(σ≧∀≦)σ───ィ
11:……那能打本子这个逗比吗。

【(笑)篮球君,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篮球:我?我的话,想说希望主人今后也有人能一直陪着他。
    毕竟,我们只是物品,总有坏掉不能使用的时候,在有生之年能遇见像主人这么爱惜我们的人真的很少。
    只希望,分叉眉君他们和之后代替我们出现的篮球君、笔君、本君……希望他们也能好好爱我的主人。

【说得也是呢──那么,差不多也到该说告别的时候了。在此再次表示感谢,今后有缘再见。】

门:先生您也辛苦了,请路上小心──


(十一)
我曾经那样的真诚、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别人爱你,和我一样

                           ──1829年
摘自:普希金《我爱过你》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