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全职】机械城(周叶)

「15分钟、父亲、岁月长留」

#父子#
#周叶#

(勿考据。祝世上的爸爸们节日快乐。)


(一)
耳边似乎还残留着男人哼的儿歌,那低沉的、不着正调的嗓音在每个他无法入睡的夜晚都会响起。

然后有双手拍着他后背,节奏分明。这个时候他就会忽略耳朵里多余的杂音,慢慢阖上眼皮,心脏处的运作地齿轮也更加缓慢得咬合。

周泽楷猛地惊醒原地坐起。



(二)
这里是世界最东方的森林, 前方是斑驳灯火通明的巨大城市, 后方是幽暗欺瞒贪婪旅人的小道。

周泽楷努力回想他昏倒之前发生的事。

出森林时路途中的陷阱,拦路抢劫的人类,话题里的人贩子,身后的枪声。

但是,周泽楷确认自己身上并没有遭到损坏,那是谁中枪了?

指甲伸缩成小刀,轻易地割断了束缚自己的粗绳。但现状并不乐观,关着他的是个只有一扇铁门的无窗房间,四壁包括门都没法用机械刀具割裂。

莫名焦急的情绪表露在这个未成年的孩子脸上。



(三)
「冷静冷静,这个时候只要放空脑子去瞄准就好——」脑内有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嘴里叼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教导他。



(四)
心脏处的齿轮咬合间发出异样的声响,膝盖里的义骨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裂开如树枝般分叉的伤痕。

更严重的是,他发现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周泽楷咬着牙,他的枪具都被收走,但没人知道,他的左手小臂也是一把枪。

卸下左手,用牙齿和右手利索地组装,平持对准了门锁处。



(五)
「然后——」面容模糊的男人抓住他的手。



(六)
周泽楷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一声枪响。



(七)
简单粗暴的破门出逃自然换来那群人类的追赶。

周泽楷躲在了一棵树上,他摸到口袋里的一张地图和一张门票。

夜里的森林只有明晃晃的月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但对于周泽楷的这双眼睛来说,这点光就足够了。



(八)
「恩,新的眼睛反应很良好嘛,目视100米以内,夜视时自动切换第二视界。」男人摸着他的眼睛。



(九)
周泽楷看出这就是森林的地图,地图纸只是普通的图纸,上面的线条干净明了。

周泽楷知道这是那个男人亲手画的,但他想不起来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十)
尚且幼年的自己拉着那个男人到书桌前,无声的请求让男人无可奈何的同意了。

「那我们先从简单的机械零件绘画学起——」男人抱着他坐在椅子里,他背对着男人小小的偷笑。



(十)
周泽楷晃晃脑袋企图让自己更加清醒,背后的人类还没有放弃追捕自己。

可他身体里的零件却不断发出哀求般的呻吟,像是脆弱的危楼,再一推就会全盘皆倒。

这时周泽楷看见地图上被标记起的一个小点。



(十一)
“我发现他了!”
“不要放过他!”
“机械人的臭崽子!看我抓住你了怎么拆分你!”
“老子一定要把你卖去换金子!”

周泽楷想办法摆脱了那群人类一次后决定前往地图上那个离这里并不远的地方,但身后重新出现并越来越接近的追喊声让人感到无助和不甘。



(十二)
「有我在,你怕什么,但别人欺负你,你就该学会如何自己反击——」男人头一次板着脸教导他不能哭泣面对所有事情。



(十三)
周泽楷飞闪进草丛,借着黑暗和自己的眼睛,再次举起枪。

自身的精确度无需怀疑,快而准的子弹几乎是首尾相连着飞出弹膛。鲜血飞溅前,藏身在暗处的机械人孩子眼里闪过数据流般的光亮。



(十四)
从醒来到现在,周泽楷脑内都自动计算着时间。

15分钟。

“来的很快,还有一场电影的时间今天才过去。”等候在森林边缘的男人背后是繁华的人类都市,逆光站着的他垂落在腿边的手里夹着一根已经染到尽头的烟嘴。

“……父亲。”周泽楷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回忆,露出羞涩的笑。

“你给我买的父亲节电影票可不能浪费了,我们走吧。”叶修甩甩手里的门票。

周泽楷应着跑上前要求牵手,眼里闪着不逊于霓虹灯的光彩,“父亲节快乐,爸爸。”

叶修坦然的接受了,并回了一句祝自己节日快乐。

“啊对了,回去记得多给自己打磨打磨零件,以后出门不要忘了带润滑油,你心脏现在的声音真像隔壁老韩的呼噜声——”

“恩,我以后不会学韩叔叔的。”

父子俩都毫不犹豫地黑了一把隔壁邻居。



(十五)
机械人不会衰老,他们的岁月永世长留。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