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全职】机械城(张安)

(设定胡来,勿考据,性转雷慎)


「故障、病毒、后悔」


#性转#


(一)
为抵抗常年交战而用钢铁铸就的高楼在寒风里沉默伫立,下方却是彩旗飘扬霓灯晃眼的热闹街道。

穿着鲜艳的人类彼此交换着并不带感情的笑容来庆祝节日。

「……很漂亮嘛。」

偏离都市中心地的居民楼天台上,不久前迎来两位陌生女性。

说话的是作为前辈的方明华,她腰腹上的裙料被撕开一道口子,露出里面裹住皮肤的白色绷带。

她发声得有些勉强,之前在打斗时被人掐裂了声带处的一个零件。

「真的很漂亮吗?」规规矩矩坐在她身边的安文逸探头看向楼底,入目却是一片模糊。

「恩,不急着看,眼镜马上就修好。」方明华笑了笑,手里摆弄着一副表面开裂的护镜,说是眼镜,不分镜片和框架的模样却像人类女孩戴的头箍。

确实不必着急,这种冰雕一样不带温度的美丽,到最后也只是会在你眼里留下一瞬的记忆。




(二)
但方前辈的这个“马上”到底是多久?

安文逸迷迷糊糊再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已经被倦意迫不及待地拖入脑内的数据流里。

主脑好像也出了故障,但这很常见,她并不担心。

完全呈数据流状的女孩提起裙脚,鞋尖踢开一条已经生衍出杂色的数据。

安文逸冷静看着自动开始修复的大脑内部,突然整个数据身体都晃动了一下。




(三)
炎夏日草树恹恹的院子里,人类女孩在阁楼窄小的空间里掩面哽咽。

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今天给她换上新裙又哭着允许那群长得很凶的叔叔把她带走。

父母走后,那群叔叔就对她特别凶,不给她饭吃,还把她关在这里。

越想越恐惧,她小心翼翼地抱着裙摆,渴望般的看向阁楼无法推开的小窗外头。




(四)
那个据说是来看管她的美艳女人挑着指甲,俯视着她的眼中满是嫌恶。

「竟然要我来管这种小杂种……啧,老娘可告诉你,要是你爸妈三天之内再不还钱,你就准备饿死在这里吧。」

女人艳红的嘴唇像是吃了人血。




(五)
人类好可怕。

透过阁楼底部木板间的缝隙,她惊惧得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看着那群男人又带来一个干瘦的年轻人,手起棍落。

「唾,杂碎,没钱还学人玩赌石,死了活该。」

丑陋暴躁的人类满身秽言秽语的离开。




(六)
已经无法正常面对人类的人类女孩还是每日每日拍净衣裙,等着她的父母。

三天又三天,那个女人说的“三天”到底是多久呢?

女人不再出现,男人不再出现,流血的人类也不再出现。

做人类好寂寞。




(七)
仅靠着意志力还活着的人类女孩在半夜被一声巨响惊起。

房顶被什么东西砸出了一个老大的洞,窄小的阁楼随之暴露在月色下。

背着月光的人影发现了蜷缩起的人类女孩。

「队长、叶修!这里还有个孩子!」人影在说到孩子前可疑的顿了顿,因为这个人类小孩干瘦得似乎只剩骨架,包在看不出颜色的深色裙子里,活像北边穴居而生的哥布林。

人影又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朝同伴喊,「我已经拿到东西了,时间紧迫,左侧的人类剑士可突破,我们速战速决。」




(八)
真是个漂亮的人。

银灰长裙包裹在黑长的披风下,只露出干净的鞋尖。面前的女性有着异于人类的银色长发和眼瞳。

人类女孩被这个陌生女性一同掠走时惊艳的想,难道她就是妈妈讲的童话里由生命树诞生下的精灵?

“精灵”最后把她交给了另一个男人,「我们霸图先走一步,这个人类小孩……已经不能活多久了,叶修你看着办吧。」




(九)
「这么小,咯得我手都痛啊。」这个叫叶修的男人把她带回了离人类城市很远的一个森林。

「这是哪里?」她问。

「世界最西边的机械城。」叶修想了想,「我之前已经找人了解了,你父母欠债无法偿还,已经跑了,现在你是想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我还能见到刚刚救我的人吗?」她问。

「可以。」叶修没告诉她其实霸图的房子就在隔壁。

「可是她说我活不久了。」她难过的说。

「没事,哥有办法。」叶修努力在小孩面前建立伟大可靠的形象,可惜在小孩长大后,形象这玩意就破碎得跟他的下限一样。




(十)
她的“新生”在五年后。

「真高兴啊,我们兴欣以后也有牧师了。」淡定的嚎了句意思意思表示欢喜,叶修把生物罐里全身零件都彻底粘合完毕的机械女孩捞出来。

机械女孩把自己收拾干净,打声招呼,转身就奔去问候隔壁邻居。




(十一)
机械城的牧师都是女性身体,本身不比别人强壮,但是她们的主脑却精通各项机械修复。

但是由人类改造的机械身体无法切除大脑,所以她的主脑反应要比其他牧师缓慢。

就像是叶修给自己队里添了个累赘。




(十二)
「叶修果然给你改造成了新的身体。」隔壁邻居笑着打量眼前这个新后辈,「我叫张新杰,以后在修复上有什么不懂可以来问我。」

「我叫安文逸,谢、谢谢前辈。」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她放在背后的左手不自觉搅着裙料。

「不客气,我们当时也正出任务,碰上算缘份。」张新杰邀她进屋,询问过后给她上了放两颗糖的牛奶,入座后又问,「小安你会不会后悔被改造成机械人?毕竟我们和人类这么多年来关系都很糟糕。」

何止糟糕,如果她没记错,你们当时明明是在跟人类对砍吧,但是对于安文逸来说——

「不会后悔。」

因为人类就算有着温热的血液,他们也不会改变人性中某些胜于机械的冷漠。




(十三)
「小安,小安?」

安文逸是被张新杰晃醒的,头顶上天暮还是黑不见月,天台上呼呼地刮着寒风。

张新杰脚边搁着一个箱子,应该就是她去黑市处理这次任务里那颗宝石得来的金币。

「任务中辛苦你们了,还要给我殿后对付尾随的人类。」张新杰脑内自动计算了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方明华掩面,想着联盟的大家能不能有点尊老爱幼的良心。

两个前辈带后辈出任务没问题。

但全组都是牧师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全组都无障碍兼职武力辅助。

但她还有老公孩子要养,真的不想年纪这么大了还在工作上转职暴力输出。




(十四)
回去的路途中安文逸扶住脑袋还是请求了暂时休息,她的主脑最后判定故障出在病毒,难怪她会“看见”自己还是人类时的记忆。

「小安?」张新杰给对方系上披风的带子,又伸手撩起人刘海,进行连接,「你的主脑还要继续完善,回去后我给你看看。」

近距离接触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安文逸还是感觉自己连手指都在寒风里泛红。




(十四)
方明华掩面,长久哽咽,她再也不会组All牧师团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