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BE三十题:少年去天国(伞修伞)

*背景:《少年去天国》
*乱炖,私设,私心偏伞修
*bug多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怎么样,这个故事?”男孩合上硬壳的童话书,问。
“……真伤心啊。”女孩眼眶发红,含了满目泪水久久不落。



清晨的小街道上来来回回的都是骑单车的小店员工,照例在尽头有着向日葵黄色大门的人家门前投放两瓶牛奶,送奶工又急踏了两下单车匆匆消失在街上。
“哥!我上课去了!”
“拿了奶再走。”
还没系好鞋带的女孩半抱着书包,速度捞上一瓶牛奶,一手提着鞋跟蹦跳着就推车走远了。不多时,另一个比她年纪大不了多少的大男孩又打着呵欠、推开大铁门出来,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蹲下来拿走剩下一瓶牛奶,就在门口喝完,顺手丢了奶瓶在篓子里。
“……没丢进去。”有谁冷不丁在旁边吐槽。
奶瓶碰到篓子边又咕嚕噜地滚下了他家门口的小坡,但周围除了他自己,什么人都没有。
他踩着胖头拖鞋,嗒嗒嗒进屋,哐地一声巨响磕上铁门。



“……好饿。”那个声音孤零零留在原地,伴随着肚子咕的窘迫声。



苏沐秋两兄妹是孤儿,作为哥哥的苏沐秋自然是从小就开始持家,他在这条街的另一头开了家漫画店,平时学校街上的小孩都来他店里玩,几年下来,倒是攒了些钱,能让妹妹苏沐橙去离家不远的学校上学。
这一天依旧如此,开店、打扫、招呼客人、整理书架,不同之处就是蹲在门口的那个少年。
放学回来趴在二楼小桌上的妹妹一时也不专心,索性开了窗跟人一起玩猜拳。
“喂,你为什么一直待在我家店门口不走?”二楼的苏沐橙把纸条搓了搓丢下去。
“喂!不要看别人,就是你,先说好,我是不会同意你们早恋的。”楼下的苏沐秋挽起袖子走出去。



叶修人生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他第十赛季过后本来都退役了,好不容易能跟苏沐橙出去看场电影,却遇上电影院着火。在大火里被熏晕前一刻叶修还在想中国需要更大力度的发展计划生育,下一秒就开始感叹中国对儿童的良好教育不到位。
在叶修迷迷糊糊的时候,有小孩在他耳边唱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然后两只小手摸到了他头上,右耳的小男孩说:“哎呀,你带错人了,这人寿命还有50年呢。”
左耳的小女孩说:“那怎么办,我们把他送回去?”
小男孩:“别啊,今年的死人名额还少一个,不过有了他就正好。”
小女孩:“可无缘无故收了个长寿公可会被上头骂的,那死鬼指不定又扣我工资。”
小男孩:“……要不这样,他还有50年,你去让他做一个好梦,让他在梦里把一年当一天过,最后我们再把他带走,这样我们在年底就能交差了。”



雇佣童工是犯法的吧,滥用职权胡乱作业也不能让上司接受啊喂。叶修再醒来时是被饿醒的,他花了点时间无比蛋疼的接受了那两个小孩貌似是死神之类的设定,因为此时他拥有的是正值17岁左右的年轻身体。
叶修醒来的地方是条一眼看过去都看不到另一个尽头的小街,街道两边是充满童话色彩的矮房。
真的是在做梦啊。勒紧了裤腰带,看着身边这家有着向日葵黄色大门、青草色墙壁、天空色屋顶的房子,叶修漫不经心地想。
随后他就听到这栋房子里的对话声。
“哥!我上课去了!”
“拿了奶再走。”
叶修再次重复:“真的是在做梦啊。”



“我不认识你妹妹。”叶修说。哥快奔三了都没谈过恋爱,还早恋。
“那你蹲我店门口蹲一天干嘛,还跟我妹妹在那比划。”苏沐秋问。
叶修瞥见漫画店门口的手写牌,顺口解释:“我是想来应聘的。”



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招聘这么一个人,要证件没证件,问他个人情况结果还是个离家出走的。
不过做起事来倒是认真。叶修每天会按照他说的去整理新书,苏沐秋透过书架就能看到前台浸在阳光里的叶修。
“像漫画走出来的人吧。”
苏沐秋捧着心脏,“苏沐橙,你哥以后就是被你吓死的。”
刚下楼的苏沐橙嘻嘻笑着,脑袋后顶着早上叶修给她扎的麻花辫,嘴里也不知道在念什么:“突然出现在你生命里的陌生少年,他神秘的身份背景和独特的气质无不让人着迷,有时候、或许就是在某个午后,爱情的种子悄然在你心底发芽。”
苏沐秋虚着眼皮:“你们学校月底的校庆活动里有话剧?”
苏沐橙:“是呀。”



挂历上页数翻得飞快,月底时漫画店门前那棵桂花树在经历昨夜大雨后稀稀拉拉的冒出花粒儿。树下苏沐橙前脚刚走,后脚叶修和苏沐秋收拾完店面,就关门跟了上去。
叶修嘴角叼着烟,一手搭苏沐秋身上,稳稳在路边的窄小石阶上走着。
有独属10月的风远远卷着道路下方满田油菜花的味道刮了过来,刮得叶修身上那件白衫鼓得想是要带着人飞起来,叶修咬着那根走了一路都没点着的烟,使劲晃了两晃,苏沐秋吓得忙抓住人搭着自己肩膀的那只手。
“我去,叶修你小心点,别等会就滚下去了。”
叶修舌头抵着快被自己咬断的烟嘴,含糊不清的讲话,“不是还有你嘛,我说,真不给我打火机点烟啊?”
苏沐秋白了两眼,“沐橙嫌弃你,今天她校庆,你别带着一身烟味去。”
叶修啧舌,干脆收回了烟,省得自己过不得嘴瘾。
又一阵风卷了过来。
“苏沐秋!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叶修提高了声。
“不然你剪剪它,今晚下面条!”
“好主意!”



一路磨蹭,结果到了学校苏沐橙早就换了戏服下场。校庆在操场举办,搭了个铺着大红地板挂着大红帷幕的台子,台下没有多余的位置,三人就去学校食堂买了几包零食,蹲着吧唧吧唧的同时不忘给精彩的节目啪啪啪鼓掌。
苏沐橙拍掉手上的瓜子壳,“欸叶修哥今天怎么有钱,我哥发工资了?”
叶修:“怎么可能,那是你哥今天穿着睡裤就出来了,把钱放我身上。”
苏沐秋把剥开的瓜子仁塞人嘴里,“你不说没人会注意到。”
苏沐橙低头一看,乐不可支:“说得也是,叶修哥住我们家吃我们家,反正都是我哥养着,要啥工资。”
叶修不乐意了,一开口苏沐秋就塞瓜子,三人吵吵闹闹窝在一起,前排学生被吵得不行就忍不住回头跟他们开嘴炮。



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桂花树也开了满枝头,金黄的一片一片参杂在绿叶间,风偶尔一吹,就落了店门前满地都是。
送货的小哥每次开着白货车来,走时都是一车桂花香,叶修起先还愿意扫,可每次都被这风吹散,最后也就搁了扫把随它去。
“咳咳……”又是咳嗽声。
苏沐秋抽出架子上的两本书,越过着狭小的空间看过去,“叶修你感冒了?”
放下水杯,叶修掩饰:“应该是最近风大夜里着凉了,等晚上关了店,我去街口药店里买点药吧。”
“这样啊……”舒展了眉头,苏沐秋也就没在意。
二楼苏沐橙在楼梯口冒出条麻花辫来晃了晃,吐槽:“还不是哥你半夜老跟叶修哥抢被子。”
苏沐秋埋头书架:“不写完作业你就别下来吃饭。”
辫子蔫着垂下来,大声问:“叶修哥!晚上吃什么?”
叶修一脸嘲笑对方被妹妹嫌弃,回答更大声:“你哥说把门口那条路剪剪,今晚下面!”



结果半个月过去,店里这咳嗽声都没停。
午后大片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进来,趴前台有点昏昏欲睡的苏沐秋猛地被一阵咳嗽惊醒。
二楼也传来重物摔倒的声响,估计是枕着小桌午休的苏沐橙磕翻了桌。
“叶修你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苏沐秋走过两排书架,才看到蹲在地上找书的叶修。
“小事,用不着去。”叶修打哈哈。
苏沐秋额头又是一个川字,张嘴半晌:“就再听你一次,晚上你跟沐橙早点回去,我给你去买药。”



时至黄昏,叶修和苏沐橙端了面条开了电视就着前台开始哧溜哧溜,苏沐秋赶着药店还开门,就先出门。
……
“你哥好慢啊。”叶修连筷子都舔干净了,外面路灯照亮黑夜,都没看见苏沐秋的影子。
苏沐橙从电视剧剧情里抽出视线,乖乖点头。
叶修拍拍她脑袋,“我出去找找,你看好店。”
“恩。”
一路顺着行人稀少的街道,叶修直到街的尽头才看见刚从药店门口出来的苏沐秋。
等苏沐秋踩上斑马线,叶修才迎上去,刚想出口的名字被一阵凄惨尖锐的车鸣打断。



死神小男孩拉住死神小女孩,“哎呀,叶修本来都要因为救朋友出车祸了,你怎么还拉了他们一把。”
小女孩扁嘴,“万年手癌治不了,再说了,他还有十几天呢,到时候等他病入膏肓我们再带他走也不迟。”




云端之上的天国,有家图书馆,小天使们经常会来光顾。
男孩抱着硬壳童话书,牵起女孩,拿袖子擦去她的眼泪。
“别难过,只不过是个故事。”
“就像天使和人类的距离,这个世上总有永远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
闻言,习惯坐在图书馆前台抽烟的管理员吐出一口烟圈,目送这两个小天使又哭又笑地离开。彩绘着金黄桂花的大门缓缓磕合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