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BE三十题:囝子(张安)

*乱炖,私设:大医生×小病人
*夹少量高乔、杜柔,客串是小手冰凉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一只、两只、三只、五只、六……”
“一只、两只,没有三……”
“你们在干嘛?”唐老板的小女儿跑过来,背着小手问。
小乔摊开手:“在数蚂蚁,今天天气预报有雨,所以有好多蚂蚁。”
小安指着树上:“在数知了。”
树叶沙沙摩擦着彼此,落下一片在唐柔头顶,唐柔一歪头叶子就掉下来,“有没有见到杜明?”
两个小孩一个看地一个看天,摇头,学着四处看风景:“没有——”
唐柔又急匆匆跑走,走之前没忘记提醒两个小孩:“今天隔壁村的医院有来很多人,你们别看热闹忘了时间,记得早点回医院哦。”
两个小孩乖乖点头,“恩——”



直到完全看不见唐柔小小的身影,一个同样穿着病服的小孩才从粗大的树干后探出光头脑袋,杜明拍着胸口,“吓死我了。”
小乔把一直随身携带的水壶递过去,“你们怎么了?”
杜明低头画着脚尖,“不小心弄坏了唐柔的画,我怕她生气嘤……”
一本正经的小安:“我听方锐医生说,打是亲,骂是爱。”
万分后悔的杜明:“那、那我去追唐柔吧……”
小乔:“……”
三小孩说着又蹲在一起数蚂蚁,互相咬耳朵。
小乔:“隔壁村的医院?”
小安眯着眼睛,今天他们跑出医院时他都没来得及拿自己的眼镜。
杜明:“听蓝雨楼的黄医生说,隔壁村的人都长得很奇怪,名字也奇怪,像君莫笑什么的……”
好奇心满满的小安:“那他们不是made in China吧。”



数完蚂蚁的三个小孩又踩着医院的小拖鞋啪哒啪哒穿过楼道间的小道,顺着沿海的单行道跑到村口。
藏在草丛里的三人只冒出脑袋,抬眼就看到聚在村口的一众医生和同样穿蓝白条病服的小孩子。
小乔突然指着其中一个女孩,惊讶得小声说:“啊——金色的头发!”
下一秒那个金头发的女孩也指着他们这里,清亮的童声里带着满满笑意,“啊——吴克!”
草丛里三颗脑袋张大了嘴。
结果没等金头发的女孩领着医生来逮人,三个小孩早就飞快的从秘密小道逃走了。



下午两点是值班医生巡房的时间,张新杰照例顺着房号一个个检查,到了111,却发现房里的两个小孩还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小安?”
“呀。”
“怎么了?”张医生忙蹲下来看,地上是摔碎了的玻璃片,小乔手指被划了一道血口子。
两个小孩被张医生抱坐在病床上,拧着衣角,两条小腿不安的晃荡。
张医生清理完地板,板着脸询问:“你们上午也趁着医生们不在,偷溜出去玩了?”
浑身僵硬的两个小孩扯着宽大的病服抱住膝盖。
张医生突然觉得好心累,他警告了一句“你们不久就要动手术别太贪玩”,然后就磕上门继续下一间房。



于是眼含泪包抬起头的小乔就看见同样眼含泪包的病友。
小乔:“英杰医生特地给我的水壶……”
在逃跑的时候摔了。
小安:“我在张医生心里的形象……”
在刚刚碎成渣了。



心理医生苏沐橙在晚饭前有一个小病人,小安端端正正坐在小椅子上,小手放膝盖,还红着鼻头却强装淡定。
苏沐橙还以为她会听到是他跟那个小朋友吵架了,结果:“苏医生,我失恋了。”



对于医院里的小孩,其实大部分医生都是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去爱护,但有时候孩子太调皮,大人也会生气。比如这次,为了一批在夏季末需要进行手术的小孩,医院从隔壁村借了医生,却发现医生不在了,小孩就都偷跑出医院玩。
“知道错了?”张医生头都不抬,他已经冷处理小安几天了。
小孩乖乖点头,“知道错了。”
“错在哪儿了?”张医生还是忍不住心软,放柔了声音。
小孩低头看着脚尖,“错、错在没有经过主治医生叶修的同意就跑出医院,还惹你生气。”
张医生抱过小孩放腿上坐着,突然就想起昨天聚餐苏沐橙跟自己说的话。
【你可要注意啊,像小安这个年纪的小孩,就跟鹦鹉一样,最会学别人说话做事了,他前几天还找我说他失恋了。】
张医生觉得他应该加强对小安的教育问题,毕竟放在以前,他都不相信小安会做出偷溜去玩的举动,还说出失恋之类的话。



成功哄回医生的小安心满意足回到病房,想给室友支招,却发现室友心情低落。
“一帆?”
小乔晃着小腿,闷声打招呼:“你回来了。”
小安爬上柜子把五子棋拿来,“怎么了,高医生还不原谅你吗?”
“他说我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
小安几乎能想象到这两人一大一小红着眼眶的情形。
小乔捏着小玻璃球看向窗外,外头阳光正盛,细碎的金色透过树枝的剪裁落了房间满地。
他支着自己日渐消瘦的脸颊,有些郁郁寡欢,“可是小安,如果我们月末手术没成功,不就永远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再出去玩,不能再跟父母吃饭,不能再交新朋友,不能再吵吵闹闹,不能安静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医生,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医生再看见自己……
还有永远不能说出口的……
孩子们突然明白了大人所说的怀念是什么,他们会故意大声笑着哭着纠缠着大人,说怀念那棵他们曾经玩过躲迷藏的大树,说怀念他们细心数过的蚂蚁和知了,说怀念自己同病房几个月的女孩或者男孩,还有自己第一次见到世界上不是made in China的金头发孩子……



进手术室前小安抱着他的张医生不肯撒手,那边小孩的主治医生不时投过来戏谑的目光,直到最后宣布时间到了,小安才放手。
张医生不是没见过黏人的小孩,在他至今的从医生涯中,有恶劣爱玩的小孩,有早熟寡言的小孩,有担心怕生的小孩,还有一个特别的安文逸。
小孩满足的放开他,被叶修抱在手上,小孩学着苏沐橙十分甜的笑了笑,说:“我看见苏医生对她痊愈的病人说过,分离时就要记得用力抱一点。”
这就是张医生和他的小病人最后的拥抱。

end.

其实我想象的是:

张医生:查房!
鹦鹉小安:查房!
就是这样,今天医院的人也很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