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BE三十题:她爱上了我的谎(瞬秋)

*存(hshs

【20、玩笑而已】

秋。
欸?
秋——!

小笠原秋噗地笑出来,托着脑袋,笑颤着声音问他到底要说什么。
喜、欢、你~坂口瞬比着夸张地口型。连在两人中间的耳机线跟着双方抖肩的动作也上下晃荡。
班长从作业本里抬头,果不其然看到阳光下窝在窗边的两个人。

瞬和秋是青梅竹马,双方的家离得并不远,就算是到了中学也在一起,瞬以为乐队出道后他们依旧会继续在一起。这是很自然的想法,那时候的瞬还没有考虑过所谓不可抗拒力这种东西。
也不是没考虑吧。瞬中学的时候想,如果一直没遇见自己喜欢的女生,那就跟秋过,这样的话大概只有父母会笑着骂他一顿吧。
只是这样的念头不久就淡忘了。

富裕的家庭和自身的性格让瞬没有产生什么让他太过烦恼的事。年轻帅气又有人气的瞬也暗恋过女生,但占据他记忆最多的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比如在阳光正好的午后,瞬就会想起在中学课休的时候,他去找座位在窗口的秋,然后从秋那里抢一只耳机,两人安静一阵,架着双脚的瞬会突然猜出这首歌的名字。
这个时候秋就笑得特别温柔。

出道后的瞬还会在演唱会上偶尔走神,CRUDE PLAY的演唱会上总是闪着耀眼的灯光,将视线投向后方的乐队成员时瞬一开始还会习惯性的寻找他的贝斯手。
当然不是心也。
虽然这样说很伤人,但瞬确实更倾向于CRUDE PLAY的原贝斯手,小笠原秋。
他们在中学总是翻唱别人的歌,后来有了秋的作曲,他们才开始像着火一般热烈的演唱。
在教室前唱的《卒业》,阳光灿烂得打进来又在下面学生的录像机镜头前反光,讲台上穿着校服的他们一转眼就长大,同时间流逝的还有秋的笑容——
跟那时阳光一样灿烂的、热烈的、洋溢着对这首歌和演奏歌的人的愉悦。

所以当听到秋不跟CRUDE PLAY一起出道时,瞬去找了他。
还是混迹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个秋,到底是哪里变了?
呜哇——
秋的新公寓真是小到让人落泪。挤在墙角的床和书架,洗澡和厕所在一起的盥洗室,还有处在同一空间里的流理台。
不要抱怨别人用自己租借的地方啊。秋不满嘟囔,背着身子一直在做些什么。
瞬说,哲平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哭了,虽然熏一直在安慰他……但他还是处于混乱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也一样,所以秋你不准备说些什么也来安慰吗?
瞬几乎要伤心得走人,他却在门口的小桌子上发现了秋给CRUDE PLAY写的新乐谱。
一切都变了,一切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呐,秋你一直在那里做什么?
饺子。

瞬那个时候决定,只要秋还在为CRUDE PLAY写歌,他就会一直唱下去。
要问为什么,大概这就是所谓朋友间的友谊。
所以之后的秋被男女之间的感情打击,选择离开日本出国时,他也——

呐,秋。
还要喝?
不要,你都醉了吧!
走前再跟你喝一点。
我才不要——看你都坐不稳了吧,好了,安心睡吧。
……

我喜欢你。
周围被秋收拾成箱的物件把这一小块地方圈成二人空间,酒气一夜未散,秋早就趴在地板上熟睡,天亮了都没醒。
公司还有事,瞬坐在地上喝完最后一罐酒,撑起身。
玩笑玩笑。
“呐,秋,看着时间,不要错过班机。”

耳边重新归于寂静,飞舞在光线里的灰尘悄然落地,秋回想着那个人每次喊Aki的嗓音,翻身,依旧沉默着看向天花板。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