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ALL黑】杀人游戏

*cp不明显,bug多
*存存



雨还没停,栅栏窗外绯红的天空被遮雨檐挡住了大半,众人在和屋内或坐或躺,被围在中间的矮桌上点着蜡烛,间或有风吹进来,透着这个时节的凉意。

跪坐在桌前的桃井五月穿着青梅竹马的外套保暖,手指交叉抵着下巴,不露半点笑意,念着像独白一样的台词。

“钟表里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暮色四合,天黑请大家闭眼。”

烛火又被风吹得一晃,桃井五月低下头看向手心,额发垂下给她面部打出半边阴影。

“真是,光线太暗了啦都看不清游戏说明书里写了什么……”十分艰难的小声抱怨着,经理小姐凑近了蜡烛亮开手心里的纸张。

她清了清嗓子:“天黑后屋内一片寂静,阴冷的寒风透过没关紧的窗户刮进来,电灯发出一声异常不妙的声响,随后屋内也陷入黑暗之中,没想到电灯竟然在这个雨夜中断电了。”

“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他们是乘坐同一辆汽车的客人,遇上了大雨无法继续上路,所以在这个荒废的小屋里避雨。”

”突然,有人睁开了眼睛,他是一个小偷。”

黄濑睁开一条逢,气氛太过诡异让他浑身都抖了抖。

【小偷牌:从剩余的牌中抽取一张,并变成那张牌中的身份。】

经理小姐比划着手催促他赶紧继续,黄濑忙从桌上放着的剩余两张牌中抽了一张。

经理小姐这才接着开口:“小偷动了动,又重新闭上眼睛。”

黄濑偏头看了看左手边安定坐着的黑子,不动声色的往黑子身边挪近了点,最后安心的闭眼了。经理小姐瞪着黄濑鼓起脸颊,走动着翻开每人面前的纸牌确认各人身份。

“小偷之前的动作似乎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于是又有人睁开了眼睛,他在黑暗中扫视着所有人,他是一个保镖,需要保护他的雇主。”

坐在黑子左手边的青峰不奈的睁开眼睛,他就近指了黑子当雇主,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背靠着墙壁,漫不经心的打个呵欠后就重新闭上眼睛。

【保镖牌:平民,技能是每晚可选择一个人守护,被守护的人不会被杀手杀害(但可以被医生毒死或者被神枪手枪决)。PS:不能连续两天守卫同一个人。】

经理小姐继续:“就在保镖闭眼后,有人亮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小刀,他是一个杀手!现实的生活苍白不堪,逼迫他做出了有违伦理的举动。”

有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不意外在双方眼里都看到些许错愕。

黑子竖起拇指表示他有额外的可行使技能,又隔着桌子跟绿间进行无声交流。片刻后,两人都举手表示了放弃。

今天巨蟹座和水瓶座的所有交流方式都堪称绝望。绿间不免为今天的星座运势感到沮丧。

最终两个杀手还是用纸条统一了意见,决定杀死一个人。黑子顺便指定了另一个人行使自身额外的能力。

【杀手牌:杀手,每个晚上可以杀一个人。】

【复仇者牌:杀手,技能是每晚可选择一个人,被选择的人将失去技能。】

“杀手在黑暗中用刀尖指向了一个客人,又无声地嗤笑着闭上眼睛准备接下来的计划。似乎是嗅到了无形的血腥味,医生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红发的队长毫无压力的睁开眼睛,烛火映进他不带感情的眼里莫名就透出不属于医生这个职业的杀意。

经理小姐搓着手臂想起前段时间跟青峰和黑子去看的电影《开膛手杰克》。

【今晚被杀死的人是小黄。】

经理小姐单膝着地,恭敬地给队长呈上今晚出镜率极高的纸条。

越窗而入的月光让赤司的笑容愈显恶意,经理小姐这才发现天色渐晚,可惜大雨仍旧。

【医生牌:平民,技能是每晚可选择救一个人或者毒死一个人(均只能使用一次)。】

最后得到队长无声的旨意,经理小姐收腿恢复跪坐,正色道:“医生哀叹着生命可贵,不禁愈发坚定了救世济人的初心!”

赤司给了经理小姐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安定地闭目养神。

经理小姐拿出收藏物之一的蓝色手绢擦了擦被吓出泪水的眼角,要哭不哭的继续说道:“待一切重新归于寂静,最后一个坐在门边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他作为一个警官,眼光异常犀利,连坐姿都标准得无可挑剔。”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紫原毫无形象的半躺着,屋里沉闷的环境再加上不能吧唧吧唧吃零食的要求让他退而求睡。半躺的姿势让他的长腿几乎要贯穿矮桌伸到黑子那边去。

经理小姐苦恼地安抚他表示游戏后就可以吃哲君包里的零食。

妥协了的紫原垂着眼皮就随手指了右手边的绿间来验证身份。

【警察牌:平民,技能是每晚有一次机会向主持人验证一个玩家的身份(玩家是杀手,主持人拇指向上;玩家是平民,主持人拇指向下;玩家是平民且有技能,主持人拇指打横)。】

经理小姐拇指向上,表示验证人“绿间”是杀手。得到答案的紫原警官显然很不敬业,点点头就视而不见般地原地躺下了。

经理小姐暗道社会已无救,她眼带沉痛,抬高了声音:“警官细心打量着每一个人,又沉默的闭上眼睛,他冷静地听着屋内的一切声响。”

“钟表里细针冷漠地继续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时天色放白,天亮请大家开眼。”

睁眼后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视网膜里只有蜡烛的光一点点晕开,逐渐变得清晰。

经理小姐咳嗽了两声让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自己这里来,她带着些许愉悦的宣布:“今晚被杀死的人是小黄和阿大,请小黄和阿大开始述说遗言吧。”

经历开场杀的黄濑愣了愣。欸发生了什么?啊哈哈哈哈好像在自己睁眼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

“就好像看NBA比赛的时候惊讶的发现第四节分数竟然被对方队伍反超得胜了,于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漏看了第三节。”黑子打个比方,坐对面的绿间有些心虚的扶住滑落下的眼镜来遮掩表情。

“呜、呜哇小黑子!”黄濑伤心的扑了上去抱住黑子,少年瘦小的身子填充着怀抱,让人感到异常安心。

“啧,你乱扑过来干嘛!”青峰咂嘴,勾着自家搭档的肩膀就把人从对方怀里拉了出来。

经理小姐再次瞪住两个人,手拍得桌面啪啪响,无礼吼着:“跳过小黄和阿大的遗言直接出局,活化,一定要活化!我出钱!”

黄濑出局。

青峰出局。

吵闹片刻后,恢复淑女风的经理小姐撩了把头发,继续游戏:“死者遗言后,请大家依次投票谁是杀手。”

身边两人出局,第一个来指认杀手的就轮到黑子了。蓝发少年抿着下唇小声开口:“是紫原君?”

紫原在少年夹杂着疑惑的目光下坐起来摇头,拖着尾音辩解:“不是我啦~是绿仔。”

坐在紫原身边,绿间面不改色:“赤司的可能更大吧。”

赤司难得有耐心玩这个游戏,但明显玩得并不认真,“大概是敦。”

竟然用了“大概”这个词,经理小姐感慨。

“欸~那我就可以出局去吃零食了吧——”早就饿得没力气的紫原无所谓的用了个陈述句,接过黑子从包里拿出来的零食,又挪过去抱起对方放进自己怀里,一边投喂一边抵着对方头顶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紫原君,在别人头上吃东西很不礼貌。”黑子说完就被青峰再次拉出去,光影两人就着墙坐下了。

经理小姐无奈撑着桌子,“虽然人少但你们能不能好好玩啊,留下来的才都是杀手!”

黄濑也拿了一支巧克力,被压在背包底部的巧克力有些变形。听到真相的黄濑嘴里嚼着巧克力,说话含糊不清,“怎么会?小黑子怎么会是杀手啦,小桃你看错了吧。”

“我确实是杀手呢。”黑子随后很直白的交待了,“绿间君也是,当时我们决定杀的人是黄濑君。反倒让人意外的是赤司君,我明明选定赤司君要失去能力的,怎么……”

【黑子哲也,复仇者牌:杀手,技能是每晚可选择一个人,被选择的人将失去技能。】

知道真相的黄濑几乎要啵咯啵咯的掉下眼泪,“小、小黑子QAQ”

这厢,赤司打断了话题,从嘴角的弧度还是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他刚刚查看了所有人的牌,“你们杀死了凉太,但哲也你的技能也被凉太的技能抵消了。”

黄濑跟着向坐在他左边的黑子解释:“我抽到的新身份是恐怖分子。”

【黄濑凉太,恐怖分子牌:不属于任何阵营,目的在于捣乱,被杀手杀死的同时,左右两个人丧失技能,被投票死的时候,投票他死的人丧失技能。】

经理小姐眼看青梅竹马被这类逻辑转晕,合掌总结:“简单来说,就是哲君让赤司君丧失技能,小黄又让哲君丧失技能。所以最后赤司还是毒死了大辉。”

【赤司征十郎,医生牌:平民,技能是每晚可选择救一个人或者毒死一个人(均只能使用一次)。】



============================================



“话说,医生和杀手的角色才该互换吧。」”日向顺平吐槽,绿间真太郎的设定一般才是医生吧?

“诶等一下啊黑子,你们不会就是剧情里坐公交然后避雨的一群人吧?”相田丽子又贴了一张纸条在日向顺平下巴上,笑::玩数字游戏都连输五把的人,请安息吧?”

脑门也被贴了一张纸条的黑子哲也无声叹气,“丽子桑,我们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明明是去合宿,结果司机中途食物中毒晕倒,众人只好就地露宿顺便玩游戏打发时间。真是令人想哭泣的枪兵运气。



END.
嗝,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