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听我说

BE三十题:她爱上了我的谎(瞬秋)

*存(hshs

【20、玩笑而已】

秋。
欸?
秋——!

小笠原秋噗地笑出来,托着脑袋,笑颤着声音问他到底要说什么。
喜、欢、你~坂口瞬比着夸张地口型。连在两人中间的耳机线跟着双方抖肩的动作也上下晃荡。
班长从作业本里抬头,果不其然看到阳光下窝在窗边的两个人。

瞬和秋是青梅竹马,双方的家离得并不远,就算是到了中学也在一起,瞬以为乐队出道后他们依旧会继续在一起。这是很自然的想法,那时候的瞬还没有考虑过所谓不可抗拒力这种东西。
也不是没考虑吧。瞬中学的时候想,如果一直没遇见自己喜欢的女生,那就跟秋过,这样的话大概只有父母会笑着骂他一顿吧。
只是这样的念头不久就淡忘了。

富裕的家庭和自身的性格让瞬没有产生什么让他太过烦恼的事。年轻帅气又有人气的瞬也暗恋过女生,但占据他记忆最多的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比如在阳光正好的午后,瞬就会想起在中学课休的时候,他去找座位在窗口的秋,然后从秋那里抢一只耳机,两人安静一阵,架着双脚的瞬会突然猜出这首歌的名字。
这个时候秋就笑得特别温柔。

出道后的瞬还会在演唱会上偶尔走神,CRUDE PLAY的演唱会上总是闪着耀眼的灯光,将视线投向后方的乐队成员时瞬一开始还会习惯性的寻找他的贝斯手。
当然不是心也。
虽然这样说很伤人,但瞬确实更倾向于CRUDE PLAY的原贝斯手,小笠原秋。
他们在中学总是翻唱别人的歌,后来有了秋的作曲,他们才开始像着火一般热烈的演唱。
在教室前唱的《卒业》,阳光灿烂得打进来又在下面学生的录像机镜头前反光,讲台上穿着校服的他们一转眼就长大,同时间流逝的还有秋的笑容——
跟那时阳光一样灿烂的、热烈的、洋溢着对这首歌和演奏歌的人的愉悦。

所以当听到秋不跟CRUDE PLAY一起出道时,瞬去找了他。
还是混迹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个秋,到底是哪里变了?
呜哇——
秋的新公寓真是小到让人落泪。挤在墙角的床和书架,洗澡和厕所在一起的盥洗室,还有处在同一空间里的流理台。
不要抱怨别人用自己租借的地方啊。秋不满嘟囔,背着身子一直在做些什么。
瞬说,哲平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哭了,虽然熏一直在安慰他……但他还是处于混乱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也一样,所以秋你不准备说些什么也来安慰吗?
瞬几乎要伤心得走人,他却在门口的小桌子上发现了秋给CRUDE PLAY写的新乐谱。
一切都变了,一切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呐,秋你一直在那里做什么?
饺子。

瞬那个时候决定,只要秋还在为CRUDE PLAY写歌,他就会一直唱下去。
要问为什么,大概这就是所谓朋友间的友谊。
所以之后的秋被男女之间的感情打击,选择离开日本出国时,他也——

呐,秋。
还要喝?
不要,你都醉了吧!
走前再跟你喝一点。
我才不要——看你都坐不稳了吧,好了,安心睡吧。
……

我喜欢你。
周围被秋收拾成箱的物件把这一小块地方圈成二人空间,酒气一夜未散,秋早就趴在地板上熟睡,天亮了都没醒。
公司还有事,瞬坐在地上喝完最后一罐酒,撑起身。
玩笑玩笑。
“呐,秋,看着时间,不要错过班机。”

耳边重新归于寂静,飞舞在光线里的灰尘悄然落地,秋回想着那个人每次喊Aki的嗓音,翻身,依旧沉默着看向天花板。

end.

BE三十题:她爱上了我的谎(秋理)

*我竟然吃下了这对BG
*卡住两次,乱炖
*没看过漫画,bug超多

【10、一直都是骗局】

那一天。茉莉再次找上门,她摸上自己的脸,然后Aki推开她。
还说什么“秋,你是我的恋人吧”这种话,你都跟高树上床了不是吗?啊,那下次劝高树最好不要直接回家,回家前也把他身上浓腻的香水味去掉比较好。
“茉莉,你走之前,把钥匙留下吧。”
带上喜爱的飞机模型,在人少的广场边上玩。栏杆下面就是海,飞机模型在低空盘旋几圈就摔了下来,这样看来他今天的心情实在算不上好。
“…真是,遭透了。”
遭透了,感觉生活里只剩下痛苦,整个人像一具空壳,越来越得不到填补,就越来越空虚。但对于高树来说,他大概只会想“Aki在这样的状态下又能创造出什么样的音乐呢”这样的东西吧。
Aki蹲下捂住耳朵,像是背景布里只剩下海水声,一小段尚不具名的歌就哼唱了出来。
随后Aki就这样邂逅了那个女孩,拥有一发声就能让他瞩目的能力的女孩。
事后再回想他当时的搭讪,真是有种“这就是命运”的感想。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说出来后自己都笑了,这种话一听就是开玩笑,一时兴起的搭讪对方会果断无视的吧。
她却猛地拉住他的衣服,毫无顾忌的看着他,带着独属少女青涩的感情。
“相信,因为我刚刚就一见钟情了。”



在未成年的高中生少女理子看来,与Aki的初遇大概就是她一生里最美好的一个定格了。这样一个穿着不起眼长相不起眼的男人,首先传入她耳中的是他的哼歌声。那样痛苦的、激烈的、让人忍不住想大声唱出来的感情,被他低哑的嗓音压抑着飘扬出来。
理子对他的歌一见钟情,就像Aki对她的声音印象深刻。
互相交换姓名后,两人约会了。初次的约会并不顺利,理子知道了他不爱听歌,知道了他只是个NEET。
理子还沉浸在初遇时她一见钟情的那段曲子里,只听过一遍的旋律不断在心里嘴里重复,直到自己几乎能唱得出来。
这个时候Aki堵住了她的嘴。他说:“我害怕歌,讨厌唱歌的女人,所以,不要唱。”
理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露出这样似乎马上就会哭出来的表情。当然在下一秒,她也确实见到了对方扯开嘴角流出的眼泪,痛苦的、激烈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的……
“我会保护你的。”环住对方压抑哭泣的脸,未成年的高中生少女理子这样坚定的说。



“你说过会保护我吧?”
“恩。”
“保护我什么?”
“…一切,我会保护你不受一切伤害。”
Aki突然就笑起来,转身背靠着栏杆,城市的夜风将他微卷的半长发带到脸边。他其实想告诉她,他今天又想起CRUDE PLAY出道时的事,那时他无法接受高树的说辞,内心又自卑于比自己贝斯弹得好的心也,最后自私地做出让心也代替自己跟三个青梅竹马一起出道的决定。
但不能说吧,这些事,在这种时候。
而且让一个未成年少女来保护他什么的——Aki听见电话那头理子的询问声:“你笑什么?”
Aki:“你在哪,我们见面吧。”
两人的手机里都传出海船的汽笛声,又在转头的一瞬间同时找到对方。
Aki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他走近一步,抱住这个粗神经从来不给背包拉拉链的女孩,“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小枝理子,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啊啊真幸福,无论是煽情的亲吻,还是现在突然的拥抱,这个男人、她的现任NEET男友,果然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但直到两人告别,理子她也没能告诉对方,她被一个叫高树的星探看中了,而她是真的喜欢唱歌,无法不唱歌。
可命运也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理子和她的NEET男友,就在公司CRUDE PLAY新歌的演唱现场遇见了。
“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遇见,他不是NEET吗。
“对不起……我说谎了。”
“Aki。”
“我不叫小笠原心也,我叫小笠原秋,CRUDE PLAY的Aki。”
他说他是自己最喜欢的超有名气歌队CRUDE PLAY的所有曲目的作曲者Aki,那个Aki。
理子想起自己进场时跟CRUDE PLAY里的贝斯心也的谈话。
“Aki是什么样的人呢?”她非常喜欢Aki的曲子,但不明白最开始这个乐队出道时为什么Aki没有一起。
心也:“是个聪明,但也笨拙的人。”
理子诧异,像Aki这样天才有才华的人,怎么会笨拙?
“因为他老把自己看做普通人,让人觉得他是个笨蛋。”
理子并不责怪Aki,因为他本就是个聪明到笨拙的去撒谎追求平凡恋爱的人。



Aki却再也无法正常的和理子交往,他无法忍受高树就这样把理子带入音乐圈,但这是没办法的。随后紧跟理子她们Mush&co的出道,又有狗仔拍到他们在一起的照片,为了保证理子的出道,高树让他把照片换成他和茉莉的。让另一段绯闻代替成新的话题。
而对此,茉莉提出的条件则是让他跟理子分手。
这就是让人无可奈何却也追求深爱着的音乐圈。
最后的最后,Aki给理子准备的出道曲还是淹没在灰尘里。



理子还记得那天下雨时在门口的场景,伞下的Aki和躲进伞下亲昵贴着Aki的茉莉。即使如此,她没想到分手会来得如此之快,快到以她小小单纯的大脑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Aki还记得理子唱歌时的模样,漂亮的、发着光、总是微笑着。所以他没有拒绝高树的提议,Aki这个隐在幕后的作曲人终于以绯闻的形式跟茉莉出现在了荧幕上。而与理子的分手,也让Aki下决心去结束掉这一段生活。



“烦死了,想要我说得更清楚点吗——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分手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像当初他能面不改色的报出假名字和假职业。
最后他背对着她离开,这样两个人就都看不到对方的眼泪了。



爱说谎的Aki,但小枝理子,却爱上了这样的他。